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浙江新闻网-热点新闻-全球焦点-门户资讯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游戏新闻 >

蓝鲸游戏英语新闻播报

时间:2020-11-22 07:2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7月8日晚,作为2005年《超级女声》最后一个产生三强的赛区,杭州赛区在争议声中落幕。冠军纪敏佳,亚军 叶一茜、季军林爽的产生,丁叮和郑靖文的淘汰,虽是5个平均年龄20岁左右的

  7月8日晚,作为2005年《超级女声》最后一个产生三强的赛区,杭州赛区在争议声中落幕。冠军纪敏佳,亚军 叶一茜、季军林爽的产生,丁叮和郑靖文的淘汰,虽是5个平均年龄20岁左右的女孩之间的竞争,却因为赛前太多的传说, 以及若有若无的“潜规则”,令竞争多了几分惨烈。

  赛后,网上争议声不断,网民的质疑点主要指向丁叮被淘汰、郑靖文和林爽PK结果公布前插播了长达10多分钟的 广告,以及纪敏佳的短信支持率居然在2小时内最后一位跃至第一位。

  杭州赛区的决赛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?7月9日晚,在比赛结果尘埃落定的一天后,记者深夜拨通了丁叮电话。电话 那头,她干脆利落地打发完几个朋友。话题从丁叮的淘汰说起。

  丁叮:被淘汰,我一点都没有不高兴,其实在7月7日彩排的那天晚上,我已经想通所有事情。我在赛前就预见到第 一轮可能会被PK下来,所以,昨天的比赛,我其实很放松。

  丁叮:那天彩排到晚上9点半,具体时间我忘了。一个是现场导演或是导播的人叫我们5个选手去电视台旁边的东虹 饭店(谐音)挑选开场的衣服。那是服装造型师住的饭店,说是新运来一批衣服。

  原来在化妆间里,除了林爽和我以外的三位选手,正在接受钱江都市频道的《幸福双响炮》节目组的采访,主持人龙 薇薇问选手“你从海选一路走来……”之类的总结性问题。而那档节目是准备在决赛当晚播出的。

  以往,我们5个人经常一起接受采访,都很公平,一个一个地进去接受采访。大家都知道每天的采访安排,但这天晚 上的这个采访,我和林爽却不知道。

  在去选衣服前,林爽曾邀叶一茜一起去,但叶说要回家,没去。然后,林爽看到郑靖文在化妆,这挺奇怪的,因为彩 排已经结束了,去挑衣服,没必要化妆的。郑靖文当时回答,没事,补点妆。

  这次采访为什么要背着我们?工作人员说,先采访她们三个,再采访我们。但我们根本没有接到采访的通知。

  丁叮:不能完全以此指认这是内定的征兆,但决赛前发生这样的事情,再串联其他的事情,就非常奇怪了。

  丁叮:我和林爽非常生气,一起吃饭到凌晨一点多,准备放弃8日的比赛。但是,由于种种原因,最后还是参加了比 赛。但在比赛前,我已经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。

  丁叮:有Fans在7月7日晚上就把内定的消息在网上发出去了,如果8日的结果真的印证了帖子的话,那就太说 明问题了。湖南卫视又不是傻瓜,他们肯定会去看帖子的,察觉后,只能变卦,把郑靖文PK下来。

  外滩:第一轮,纪敏佳因为投票数最低,被先送上PK台。你在剩下的4人中,被评委以唱功差为由,送上PK台。 对此,你认同吗?

  丁叮:事实上,投票数始终没有公布过。第一轮票数最低的名单,由工作人员交给主持人汪涵。当他把名单递给汪涵 的时候,他面朝汪涵、背对观众,侧对我们。我们和他们的距离只有1米,很清楚地听到,他面对汪涵的时候,说了一个名字 :“纪敏佳。”

  我听到“纪敏佳”三个字,心里马上跳出两个结果,要么我和纪敏佳PK,要么郑靖文和纪敏佳PK。但是我真的没 想到是我和纪敏佳PK,我觉得选唱功最差,绝对不应该是我。

  丁叮:林爽昨晚很晚给我发短消息,“丁叮,我很想你”。我知道,这个短消息,她肯定是想了很久以后才发的,因 为她肯定觉得愧对于我。因为本来是我们俩一起淘汰的,但昨晚变卦,我被淘汰,她进三甲。今天,她请我吃了饭。

  彩排当晚,除了林爽和丁叮以外,三位选手单独接受采访的事,记者在林爽处得到证实。“本来我是很犟的,坚持要 站出来,退出比赛。8日中午,我还跟丁叮说,就算她不退出,我也不甘心被淘汰。但后来因为丁叮的爸爸担心会影响到丁叮 今后的生涯,我们就忍了。丁叮被淘汰的时候,我在下面已经按捺不住了。到我自己在PK的时候,我相信我肯定会被淘汰。 没想到最后进了三甲,要感谢在场的歌迷和评委,昨天就算打了一场比较胜利的战。我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骂评委,其 实我自己最了解,多亏了评委”。

  在两个月内,争议声伴随着比赛,一直没有中断过。最受关注的一次争议是10进7比赛,沈嫔嫔在30秒内,“待 定”变“淘汰”。

  6月19日,《超级女声》杭州唱区10进7淘汰赛。3号沈嫔嫔、6号郑靖文、9号何琢言三位选手将通过场外观 众短信票数决定去留,沈嫔嫔被宣布为“待定”,郑靖文则是“淘汰”。这时,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。主持人汪涵愣了一下, 说:“好,以即时短信票数为准。”在等待了30秒后,现场公开的、依然在跳动的票数显示:郑靖文短信票数遥遥领先,何 琢言居第2位,沈嫔嫔居末。

  在短信票数结果面前,沈嫔嫔被淘汰,郑靖雯和何琢言待定。30秒内,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沈嫔嫔留下超女舞台上最 后一句话:“一切的谣言和诋毁都不攻自破。”

  主办方对这个插曲的解释为,纯属工作人员的差错,淘汰已成定论,不可更改。然而,在比赛尾声公布的所有选手票 数中,郑靖文的票数还不如前次公布的高。这无疑对比赛的公正性是个巨大嘲讽。

  究竟在沈嫔嫔被淘汰的背后发生了什么?在事情过去的半个月后,记者拨通了沈嫔嫔的电话,接电话的是沈嫔嫔的母 亲。沈母告诉记者,嫔嫔现在很好,7月3日刚由华娱电视为她在杭州举办歌友会,从下午3点到5点,来了300多名歌迷 ,还有来自上海、金华、海宁的外地歌迷。

  心态平静之后,再回首《超级女声》,沈母说,嫔嫔是杭州赛区海选拿到第二张pass的选手,也是第一个拿到p ass的本地选手。自从嫔嫔参加比赛,谣言始终没有停止过,“网上有人造谣,说是嫔嫔的姑妈是电视台台长。这些谣言压 得嫔嫔够呛,我们一直就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。进20强后,嫔嫔就想退出,但我劝她如果退出的话,谣言还会继续,她就是 要把最好的状态表现出来,走一步是一步”。

  “10进7那天,嫔嫔唱的是《情人的眼泪》,这首歌是主办方要求唱的,他们一定要求嫔嫔唱这首歌。其实,超级 女声说是‘想唱就唱’,但其实选手自主选歌的机会不大,你想唱这首,主办方会说是口水歌,唱滥了评委不喜欢。他们其实 是根据节目的可看性来要求选手的。”

  “嫔嫔再三提出对《情人的眼泪》没把握的,像她这个年龄层面,没经历过爱情的历练,唱邓丽君很难把握。而且这 种老歌,年轻人并不能接受,很吃亏。但,嫔嫔没办法,只好唱。”

  沈母对“想唱就唱”的质疑,其实在不少选手身上都有遇到。另一位被疑为暗规则受害者,20进10时被淘汰的实 力派“女声”韩真真(详见链接)也向记者坦言,“三场比赛中,有两场的歌是临时决定的”。

  她接着说:“我通过海选时唱的是《叶子》,50进20的比赛,我提前一周就到了杭州,后来要求选手现场把自己 选的歌唱给导演听。我选了日文和韩文歌,但导演说日文歌不能唱,而那首特别好听的韩文歌也没有通过。导演让我唱《叶子 》。他不会跟我说什么,但口气里让我挺害怕的,好像我不唱《叶子》,就没机会了似的。结果,在50进20彩排的时候, 他又说,我不能唱《叶子》,他说没想到论坛上反映这么大,他可能这也是好意吧,觉得大家对《叶子》太熟悉了,于是让我 改唱外文歌。口气也是那样,好像我不唱别的歌,就没机会了似的。”

  沈母一直陪伴女儿在比赛现场,临比赛当天,各种状况都出来了:“沈嫔嫔的服装还被其他参赛选手穿错了。后来, 我帮嫔嫔调完立式话筒,就很安心地坐下来。但她居然是拿着手麦出来,我就知道这下完了。你说这公平不公平,工作人员说 来不及立式话筒,但丁叮又是钢吉他,又有立式话筒架,放置这么多东西难道他们就有时间了?”

  沈母在气愤之余,并不知道丁叮也遭遇了乐器的尴尬。原来,会弹钢琴的丁叮在每场都要求上钢琴,但却被主办方以 舞台不牢固为由拒绝。

  如果不论《超级女声》的公正性如何,在众多选手和网民的质疑中,组织混乱、人为痕迹显然是无法逃避的。

  如今,告别《超级女声》舞台的沈嫔嫔面临一个更大的难题,这也是让韩真真最后以一曲不熟悉的《暗香》告别超女 舞台的原因。

  这牵涉到2004年加入《超级女声》的上海天娱传媒有限公司。这是由湖南广电集团全资控股,2004年5月2 4日在上海注册成立的公司。天娱持有的品牌包括《超级女声》、《超级男声》等,负责品牌活动的全程运营,代理所有艺人 相关产品的开发和制作发行。

  “天娱“之于选手的关系则是:晋级的选手都必须和天娱签约。而在报名参加《超级女声》的时候,几乎没有选手被 告知这一事项。无论沈嫔嫔、韩真真还是丁叮,都不知道。

  沈嫔嫔知道“天娱“的存在,是在10强产生的当天。沈母告诉我们:“10强产生的当天,10名选手在西湖边拍 片子的时候,都收到一条天娱的短信,说要签约。当时以为是别的什么公司,就没当回事。下去就来了电话,把选手召集到万 红宾馆(谐音)。合同一签就是8年,而且选手手头不给合同,也没有任何对选手的保障许诺。就说,如果不签的话,会对后 面的比赛有影响。参加比赛的选手大多是想往前走的,所以没办法,都签了。”

  沈母说,嫔嫔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天娱至今没有打造嫔嫔的行动,而作为杭州名人的嫔嫔,在《超女》之前,就拍很 多平面广告、服装广告,这段时间更是忙碌。但是和天娱的这一纸合同反而约束了女儿的发展。

  韩线强后,隐约从朋友处得知要和天娱签约的事情。20强产生的当天和10强产生当天,一样,都 被天娱要求签了一份协议。只不过,20强的协议到今年底自动失效。“我那时估计若进前10至少要跟天娱签5年,我不想 跟他们签,所以就挺不想继续比赛了。”韩真真说,“我参加比赛就是谋发展,如果和天娱签下合同,我还怎么发展?”

  对于20进10的比赛中,PK输给纪敏佳,被淘汰引起的关于实力派和偶像派的大争论,韩真真非常淡然:“每个 比赛一定有自己的规则,选美也是规则的一部分,虽然打着‘想唱就唱’的口号,但我希望两者可以协调,比如网上有说留下 1个或2个偶像派选手就可以了。给大家一个相对的公正性,大家都不会说什么。”

  “整个评比细则,其实我不是很清楚。公正性体现在哪,我不知道。他的公正性仅仅体现在大众来投你,但谁知道这 些‘大众’是怎么样的,哪里来的,评选规则是什么,我们都不知道。但是,参加《超级女声》,我觉得不后悔,得到的比失 去的多。它还是一个很好的舞台,毕竟除此之外国内没有这样的舞台,可以让一个很普通的人站在所有大众面前。在某些方面 ,是个很好的平台。所以,特别感谢湖南台。没有《超女》,没有我的今天。即使我被淘汰了。”

  《超级女声》杭州赛区10进7的比赛当天,在首轮淘汰了一名超女之后,沈嫔嫔、何琢言和郑靖文成为需要进行“ 合唱PK”的三位待定选手,由场外观众的短信投票决定去留。结果,当打开代表各自命运的卡片时,郑靖文得到了“淘汰” 两个字。女主持人龙薇薇随后表示“看看郑靖文的音乐历程”,而男主持人汪涵却接口说要看看选手短信得票数据。大约30 秒钟后,数字出来了,拿着“淘汰”卡的郑靖文得票最高,她和何琢言留下了,刚刚为自己能“通过”而长舒一口气的杭州姑 娘沈嫔嫔却因为得票最少,蓝鲸游戏英语新闻播报不得不流着泪离开舞台。

  拿到“淘汰”卡片的郑靖文因为短信投票得票最高,在半分钟内“死去活来”,让人不禁怀疑背后有暗箱操作,这一 幕成为网上有关“超女黑幕”言论最直观最强有力的支持。

  杭州赛区20进10比赛,选手韩真真实力超群,以一首《叶子》获得强大的支持率,比许多长相甜美选手高出几个 档次,复赛时却因一两个走音被淘汰?穴许多选手都有走音?雪,评委黑楠解释说:“‘实力’派不允许走音,偶像派可以。 ”

  郑州赛区夏颖VS宋琳的PK赛,由31名大众评委投票决定选手去留。夏颖被淘汰后,宋琳成功进入三甲。网上出 现了铺天盖地的骂声和对宋琳的质疑。紧接着,网上又出现了很多篇河南人的文章,他们纷纷表示此次比赛是郑州都市台作弊 了,与广大河南朋友无关。(整理自网上各大《超女》论坛)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